微信公众账号大全,公众号大全,微信公众号收录,微信公众号推广,公众号吸粉教程
ad
主页 > 微信自媒体 >

观赏鱼之家zadull水族:微言微信

2019-01-08 10:04 来源:八窝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观赏鱼之家zadull水族:

  微信是洪水,失控就是滔天祸水;微信是猛兽,无羁将会泣血无声。

  我今年微龄三岁。还是在君山时,一个朋友臭我居然不知有微信。不久我悄悄请朋友给开了。

  起初,有如上世纪八十年代刚刚改革开放,天窗打开,八面来风。世界陡然变小,由宏观到微观,一掌天下,自是新奇;天网突然撒开,天涯比邻,一点灵犀,当然欣喜。时刻都有新知识滴滴涌来,刷屏总有趣段子八卦满天。朋友圈里美文美景,美食美人,美不胜收。

  短时间内微友翻番,亲情爆棚。一机在手,有如伴着一口大炒锅:蚕豆裂嘴、板栗呲牙,此起彼伏,弄得手忙脚乱,心慌意乱。真好似孙悟空来到凡间,惊异人间如此有情有意有趣,生动活泼,男欢女爱,风情万种。真个是万千气象归眼底,无限温柔润心头。自是乐不思蜀,宁为凡种,不羡仙胎。

  当然也有感动涨潮的时候,比如自己发表了一篇文章,公众号推,居然也能一呼百应,关注上千;当然也有温暖泪奔的时候,比如因为工作实在太忙,身心确实显累的时候,“休”微几天,总有牵挂与关心的微信直通或电话直拨,那感覺就像雾霾下突然有阳光穿透!

  最方便实惠还是亲人群。一声吆喝,全都冒泡。红包一发,一个个摇头闪腰。闻到饭菜香,报名的排队。周末去看老同志,小喇叭一广播,天还没亮信息就鸣笛。别看平时板着个面孔,在群里可就没有大小了。

  蜜月总是有期,热不过一月,甜不过一年。

  繁花开尽,寂寞自来。烦恼纠结如荆棘拦路,苍蝇鼠屎似刺哽在喉。由“机”引发的“情”流感爆发:日夜颠倒,神思恍惚,低头不解温柔,颈椎抗议,眼睛黑屏,恶梦掉进二维码!

  这还只是硬伤。敷一敷就可消炎,停一停便能止痛。

  心灵的微创可就严重了。一连串的问题摆在眼前:加还是不加?赞还是不赞?评还是不评?赏还是不赏?转还是不转?捐还是不捐?蔽还是不蔽?删还是不删……

  一直以来,我秉持与人为善,手下留情。宁可累一点,赞还是要点;宁可傻一点,你不点我我也点你;宁可脸皮厚一点,端个钵子求看过的路过的“打发点”。甚至于你蔽了我,我装傻,你毙了我,我装死。又不是真子弹,气什么?怕个甚?小时候演样板戏,没有道具枪,就用手,大拇指一竖,食指一伸,另外三个指头曲起,就是一把枪,配以抿嘴猛地一“噗”:bia!biabiabia!“敌人”应声倒地,杀人真的不见血哟!

  有的时候,你说不生一点气是骗人的。明明是同一时间点发的朋友圈,他(她)点他(她)就是不点你,哪怕你刚刚赞了他(她),且还是一连串的赞;明明你转了公众号上自己写的文章,盼着有人捧个场,可他(她)宁愿转个八辈子不认识人煮的“心灵鸡汤”,也不愿把你的当个凉碟;明明两个微信迎面相撞,你摆出个昵笑向他(她)点头,他(她)硬是目不斜视,根本也不瞥你一眼……

  更有连发几封私信求你点赞或是订书的,不厌其烦。可在朋友圈里,你永远是陌路人。好像那沿街盯人看相的假和尚,刚拿了人的钱,一转眼就脱掉袈裟不认人了。

  后来我想通了:就譬如你在敬神,下了跪,还作了揖,放了供果,念念有词,神明在香烟缭绕中动过声色没有?这不叫淡定,这叫神功!

  尤其是,我身边的亲人,我身边的同事,他们也不点我赞,也不转我文。后来我实在憋不住了,问老婆:“我的文章是不是很丢脸?”她轻描淡写:“总觉得不好意思,越亲越不好意思。”这是什么意思?好像我从乡下挑了一担看相不好的红薯来,摆在大街上,要老婆去吆喝,就这个意思。

  所以,后来我常在朋友中开玩笑:“点我赞的是恩人,不点我赞的是亲人。”这可是我为朋友们不点赞找的一个绝妙理由哦。不点我赞的朋友,不是亲人胜似亲人呵!

  不然,还真的被一泡什么憋死?!

  这回老婆开了金口:“吃了黄莲有屎解!”还真是,臭豆腐真香,就这个道理!

  老实说,我也慢慢长心眼了,或者说吃几堑长一智。我现在也会“闭关”了,也学会潜水了,也懂得导演艺术:“过!”也会面对葡萄不说酸,也不自命不凡以为全世界的朋友能交尽,也不自欺欺人幻想什么样的人都能感化得了,也不再把点不点赞当做检验朋友真假的试金石,也不再向我以为或他(她)自以为的明星名流献媚眼了,也不对年龄比我小辈分名份比我高的人装孙子了,“也许没有也许”了!

  其实我的心还是柔软的,总不忍心“删”掉一个朋友,不想黑掉任何一张面孔。目前尚知世界只有一个地球,地球虽有六十多亿人口,和我相逢相识的又何其少也。生活有时也是挺开玩笑的,我发现一个微友蔽了我,可是不久他有事找我,办完了事很高兴,又主动加我微。我并没有失忆,但我还是装糊涂。人情本就是一张纸,戳穿了就不好玩了。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各有自己的路,各有自己的志,各有自己的“圈”,各有自己的命。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还真是一语中的:不是什么群你能进,更不是什么群你能混。好在,我进可能有人拉我手,我不进,总不会有人扯我的脚。许多的时候,你只是凑数的,连摆看的都不是。一塘鱼,跳的有几只,浮的有一群,潜水的不计其数。大鲨鱼昂头要扬威,美人鱼翘尾要摆谱,没有几排虾兵蟹将列阵,这戏就不威武。

  扪心自问,设身处地,谁都有自己的苦衷,抑或隐私。既有高人深沉不言,能人分身乏术,也有贵人默默照应,奇人悄然指点。当然还有小人戚戚、庸人攘攘、俗人叨叨。其实都无伤大雅,各安其位。天地之宽,都有立足之地;大洋之广,尽可包罗万象。

  意大利文学家但丁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我以为:走自己的路,关注脚下不踏空,瞄准前方莫走神。就像你无暇顾及他人,其实人家也在走自己的路,或许压根就没在乎你,气是自己生的,鬼是自己造的。千万不要陷入“进亦忧,退亦忧”的沼泽泥潭。不要“信”以为真,更不要“微”言耸听。

  “微斯人,吾谁与归?”

  曰:跟着感觉走!

  (卢宗仁,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省散文学会会员。作品见于《散文》《飞天》《散文百家》《散文诗世界》等。)

  编辑:刘亚荣


ad

 

(责任编辑:微信自媒体



网站介绍

    八窝网-微信公众账号大全,公众号大全,微信公众号收录,微信公众号推广,公众号吸粉教程

a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