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账号大全,公众号大全,微信公众号收录,微信公众号推广,公众号吸粉教程
ad
主页 > 微信公众号推荐 >

艳欲情潮:三碎杵(原创)

2019-01-08 12:12 来源:八窝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艳欲情潮:

  收完了稻谷,刘玉民准备出去做工,就寻到了高木匠家,请他给自己做个木杵。

  高木匠在这一带很有声名,人们要做木活儿,都来寻他。特别是他做的木杵,拿着顺手,舂出的米也完整,主家和做工的都喜欢。刘玉民不会别的营生,只会舂米,要没个应手的家伙,干得慢不说,还累人。

  高木匠听他说明了来意,凝神看了看他,又让他张开手,之后就让他抱一根木头过来。最后高木匠说,三天后你来取杵吧。

  三天后,刘玉民拿到了木杵,握在手里,别提有多舒服了。他拿着木杵回家一试,果然传言不虚,那木杵像是有灵性,舂米时他完全随心所欲,而舂出的米,不仅完整,还泛着一层油光。他不觉赞道:“高木匠这手艺,简直是神鬼难敌!”

  刘玉民的媳妇小玉也跟着说道:“高木匠的木杵是很有名的。”

  刘玉民的娘满意地说:“有了这个,一年四季都能赚钱,日子可以过得不愁啦!”

  第二天一早,刘玉民收拾行装,就出了门。

  来到县城,他走街串巷地喊着:“舂米,舂米,有要舂米的没?”不一会儿,有户人家就开了门,请他进去。

  这户人家很有钱,要舂的米也多,但主人有个怪癖,喜欢吃整粒的米。主人先叫人扛出一包稻谷,让刘玉民舂舂看。刘玉民把稻谷倒进石臼里,用那根新木杵舂了起来。半个时辰过后,用簸箕簸出稻壳,剩下了白白的大米,粒粒完整。再扒拉开稻壳看,见不到一个米粒,舂得干净啊。主人很满意,就留下了他,工钱也给得高。刘玉民就在这家干了起来。

  不知不觉,就干了十多天。这天上午,刘玉民正舂米呢,忽然听到石臼中传来啪啦一声响,低头一看,却见木杵碎了一块。他捡起掉落的木块,接着舂米。过了一会儿,只听啪啦一声,又掉了一块。他捡出木块,又舂。那木杵竟接连掉了好几块。这下木杵彻底用不了了。刘玉民只好用主人家给的木杵,却怎么使怎么别扭,舂出来的米也有的完整有的碎。他对主人说,他得回家去做个新木杵。

  他找到高木匠,把木杵丢给他,生气地质问道:“你做的这是什么木杵啊?刚使了十天就坏了!”高木匠接过木杵,皱紧眉头,凝神看了看,说:“好好的木杵,怎么只有杵头碎了?”刘玉民仔细看,也觉得很蹊跷。因为只有杵头碎了,杵身的木头还好好的,又硬又坚韧。他说道:“我不管,你赶紧给我做个新的,别耽误了我的营生!”高木匠忙应下来。

  刘玉民回到家,小玉惊喜地问道:“你怎么回来啦?”刘玉民气呼呼地把事情讲了。完了还不忘损高木匠两句:“高木匠做的木杵,原来是驴粪球——表面光的!他那个名声,八成就是花银子买来的!”小玉忙劝他:“他手艺再好,也怕遇到坏木头。木头芯儿里啥样,他肉眼凡胎的,怎能看见啊!”刘玉民一想也是,心里的怒气平息了大半。

  三天后,新木杵做好了。刘玉民试了试,那木杵很是得心应手。高木匠叮嘱他道:“这木头啊,也是有灵性的,跟人一样。你对它好,它才会对你好。它既怕潮也怕暴晒,别在湿气太重的地方放着,也别让太阳光直晒着它。隔个十天半个月的,给它抹点儿油。除此之外,舂米的时候拿捏好力度,劲别使得太大。”刘玉民暗想,一根木杵,哪有那么多讲究!

  他又来到主人家,做舂米的活儿。

  七天后,刘玉民在舂米的时候,忽然听到奇怪的声响,手中的木杵像舂在了棉花套子上。他低头一看,那木杵的头已烂,米粒都嵌进了木头里。他气坏了:高木匠竟敢号称自己是鲁班再世,真不要脸啊。他跟主人打了个招呼,扛着木杵又去找高木匠。

  高木匠见到刘玉民,惊得眼珠子险些掉下来,失声问道:“木杵又坏啦?”刘玉民把木杵扔给他:“你自己看!”高木匠接过木杵,眯起眼看了一阵子,摇了摇头说:“怪我眼花,连木头都看不清了。玉民,你自己帶根木头来,我免费为你做。”刘玉民心想也只能如此了,就问道:“做木杵,什么样的木头最好?”高木匠说,只要是硬木都好。

  刘玉民跑到集市,买了一截木头回来。高木匠看了看木头,说这木头好啊,就量好尺寸,开始做起来。那根木杆没有问题,只要新做一个杵头,接到木杆上就行了。但做一个杵头,也是很费工夫的,天快黑了,才做成一个杵头形状。高木匠揉揉眼睛,说眼睛已看不清,不能再做了,只能等明天了。刘玉民怕他在杵上做手脚,就先扛着木杆拎着杵头回家了。

  他娘和小玉见他忽然回家,都很惊奇,问他是怎么回事。刘玉民生气地讲了他的遭遇。他娘也很生气地说,让我儿子来回这么跑,累坏了我儿子不说,还耽误了挣钱,得让他赔工钱。刘玉民摇了摇头说,那是因为自己没看清木头的芯儿,怪不得高木匠。小玉见他回来,不但心里乐,脸上也乐,忙着给刘玉民煮饭。

  第二天一早,刘玉民又扛着木杆拎着杵头去找高木匠。高木匠又忙了一天,终于把木杵头做好了,这时就差最后一道工序——涂清漆。天色已晚,刘玉民又扛着木杆拎着杵头回了家。

  第三天,新木杵做好了。

  晾晒了一整天,清漆才干透,高木匠把杵头接到木杆上,榫卯相接,严丝合缝,刘玉民拿在手里一试,十分称手。高木匠说道:“这木杵头的料是你买来的,也是你亲眼看着我给你做的,再出了毛病,可不要找我了。”刘玉民笑着说:“你是怕我再来找你,坏了你的名号吧?”高木匠尴尬地笑了笑。

  刘玉民扛着新木杵又去做工了。

  这个木杵头是他买的好木头,眼见着高木匠一锯一刨做出来的,那手艺真是没得挑。他用着也分外当心,舂米的时候,用不大不小的力气,用过之后放在不干不湿的地方,到了晚上,他就把木杵放在床头。

  但是,十来天后,木杵头还是坏了。一舂米木杵头就会舂下一层木屑来,舂出的米也不再整了,主人很不高兴。工友就笑他:“谁给你做的木杵啊?三天两头地坏!跟你有仇吧?”刘玉民说:“是高木匠做的呀。”工友也听说过高木匠的大名,伸了伸舌头说:“高木匠就做成这样啊?”

  刘玉民也觉得蹊跷。莫说是高木匠亲手做的了,就是个普通木匠做的木杵,使上三五年都没问题,可他的木杵,才使了几天!他感觉这里头肯定有问题。可是,他跟高木匠远日无冤,近日无仇,高木匠干嘛要跟自己过不去呢?更让他费解的是,这个木杵头,那是高木匠当着他的面做的,没见他耍什么手段呀。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个子丑寅卯,刘玉民决定找个木匠问问。

  他拿着木杵,找到一个木匠:“你给我看看,这是啥毛病?”

  木匠看了半天,摇了摇头说,他看不出来。

  刘玉民懒得再跑回乡下了,就跟这个木匠说:“你给我做个新木杵吧。”

  木匠却摇了摇头说:“做不来。”

  刘玉民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你是木匠,怎么连个木杵都做不来?”

  木匠说:“我手里面活儿多,没工夫给你做。”

  刘玉民又找了几个木匠,想要做个新木杵,可人家都不给他做,不是说活儿多,就是说身子骨不行,明显就是托辞呀。最后刘玉民装出耍赖的样子,往门外的台阶上一坐,说道:“你不给我说明白,我就不走了,把顾客全给你挡走,看看你还有没有生意。”那位木匠只好跟他说了实话:“高木匠做个木杵,咋会轻易坏?若是坏了,那就是有情由的。我们不好掺和,你只有去找他了。”

  刘玉民不觉怒火中烧:原来还真是高木匠做了手脚!

  刘玉民拔腿就去找高木匠。

  天都黑了,他才走到高木匠家。敲了好一阵门,高木匠的老婆开了门,刘玉民说要找高木匠,他老婆说,高木匠被人家请走做家具去了,要半个月后才回来。刘玉民追问高木匠去了哪一家,他老婆却含糊其词。刘玉民问她家是否还有别人,她说儿子出去打牌了,不知什么时候才回来,说罢,就关了门。刘玉民又等了一阵子,仍不见高木匠的儿子回来,外面蚊虫正盛,他肚子又饿了,只好转身往家走。

  到家时,已是小夜了,刘玉民不愿打扰到老娘,就拨开门闩,进了院子,蹑手蹑脚地来到房门前,又小心翼翼地拨开了门闩。进了门,他悄悄摸摸地溜向西屋。

  劉玉民家有三间北屋,中间的一间是灶间加堂屋,东西两边为卧房,他娘住东屋,他们两口子住西屋。屋里没有门,只有一挂门帘。他掀开门帘,轻唤了两声:“小玉,小玉……”却没人应声。他往床上一摸,顿时惊出一身冷汗。被窝冰凉,里面根本就没人!小玉呢?他正要到东屋去问问娘,却听吱呀一声,窗子被轻轻打开了,接着,探进一个黑乎乎的脑袋!

  有贼!

  刘玉民顺手就从床边拿起一根擀面杖。他出外做工,怕小玉在家遇到不测,特意在床头放了一根擀面杖给她防身。那贼掀开窗子就跳进来,正好跨在了床上,狞笑着:“小美人,哥哥来了。今日你从了我,日后让你吃香的喝辣的,过神仙般的好日子。”说着,就扑向被窝。

  刘玉民大怒。这不是个贼,是个想祸害他媳妇的禽兽啊。他抡起擀面杖,就朝那淫贼砸去。那淫贼挨了一棍子,惨叫一声,起身要跑,刘玉民手里的擀面杖就像雨点一般往他身上砸去,边砸边骂:“让你害人!让你害人!”又砸了几下,却没了动静。刘玉民打着火折点亮了油灯,才看清那淫贼乃是镇上的泼皮赖五。刘玉民怒火中烧,抡起擀面杖又要打,却听小玉说道:“莫打了。”

  刘玉民循声找去,却见小玉从床底下爬了出来,不禁惊奇地问道:“你怎么跑到床底下去了?”小玉委屈地哭着说:“我哪敢在床上睡觉。”

  刘玉民听她话里有话,忙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玉说还是先看看赖五咋样了,打死了人可是要吃官司的。他们一看,赖五只是晕过去了,并没有死,就把赖五捆上,押着去见里长。里长找来几个小伙子看好赖五,说定明日一早赶去县里报官。

  回到家里,小玉忙着让刘玉民去看看娘。刘玉民来到东屋,却见娘睡得死死的,似乎对家里发生的事毫不知情。刘玉民怕娘遭到不测,忙用冷水给娘敷脸,娘打了个冷战,慢慢地睁开眼睛。刘玉民见娘没事,稍稍放了一点心,问她怎么睡得这么死。娘迷惑地说,她也不知道。

  回到房里,小玉这才讲了最近发生的古怪事情。赖五看到她一个人的时候,经常会缠着她说些乱七八糟的话,她自然是不理的,赶紧走开。后来到了晚上,她家的狗不叫了,娘也睡得特别死。有一回夜里,她听到奇怪的声响,跑过去找娘,却叫不醒娘,她只好跑回房里,不敢在床上睡了,就钻到了床下。不久她就感觉是有人推开了窗子探头往里看了看,没见到人,就走了。

  今天她又在床底下躲着,听到有人进门,吓得要死,听到刘玉民叫她,又怕是坏人模仿丈夫的声音,就没敢应,偏偏这时有人从窗子跳进来,跟先前那人打在一处,打完后油灯亮了,她看清是丈夫,这才钻出来的。

  刘玉民把小玉搂进怀里,一阵心疼。

  第二天,赖五被押进县城。县官一审,又审出了许多案子,原来这个赖五是个惯犯,看到谁家女子美貌,就想尽办法要得到手。一旦得逞,他料定那女子怕他把丑事宣扬出去没脸做人,以后就只能从他了。他看中小玉后,就准备下手了。趁着刘玉民外出的时机,他给玉民娘下了药,让她昏睡不起,又用药馒头喂了看门狗,钻窗而入,却没看到小玉,以为小玉回娘家了,就遗憾地走了。昨天,他见小玉在家,淫心又起,故技重施,却没想到刘玉民半夜回家,被他当场捉住。

  赖五行奸作科,被押进大牢。

  刘玉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暗叫好险。若不是木杵坏了他回家来修,只怕小玉难逃魔掌。如此说来,倒要感谢高木匠不成?小玉小声说道:“我们去谢谢高木匠吧,是他救了我一命啊。若是被赖五得逞了,我只有跳井寻死了。”

  刘玉民买了两包点心,去拜谢高木匠。

  高木匠坦然收下了。

  刘玉民疑惑地问道:“大叔,你都知道了赖五的罪行,咋不报官呀?”

  高木匠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我给报了官,那些女子还能活吗?再说,我也只是感觉,并没有证据。我能做的,就是给你们提个醒,让你们时常能回家,跟老婆聚聚。要是能交心,她们就会让你别外出了。”

  刘玉民点了点头,高木匠说的,不无道理。他又问道:“我那三个木杵,是你故意做的手脚吧?”

  高木匠点了点头说,让他做好家什,手到擒来,要故意做坏,还真得费一番周折呢。头一个木杵头,是经过高温烤的,所以用了几天,会碎裂。第二个木杵头,是用水泡的,所以用过几天后会腐烂。第三个木杵头,是刘玉民买来的木头,还要当着他的面做,木头上就做不得手脚了,只能在清漆上动点子了。他在清漆中配了醋精。醋精原本是要刷在清漆的上面,于是他就先刷醋精,再刷清漆,醋精很快就腐蚀了木头,木杵头终于又坏了。

  刘玉民对高木匠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跪倒在地,磕了一个头,感激地说道:“谢谢大叔!”

  高木匠又给刘玉民做了一个新木杵。这个木杵十分牢靠,再也没坏过。而刘玉民呢,到县城里去帮人家舂米,不管多晚,都要回家。这样虽然很辛苦,但他心里踏实。

  〔特约编辑 缪 丹〕


ad

 

(责任编辑:微信公众号推荐

相关报道


网站介绍

    八窝网-微信公众账号大全,公众号大全,微信公众号收录,微信公众号推广,公众号吸粉教程

a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