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账号大全,公众号大全,微信公众号收录,微信公众号推广,公众号吸粉教程
ad
主页 > 微信公众号推荐 >

吴雨蝉:千千石楠树(原创)

2018-12-06 20:48 来源:八窝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ad

吴雨蝉:

  “智能型垂直振动-振荡压路机”的诞生,是压实机械制造领域的又一次飞跃性革命。专家认为,在很短时间内,它将会取代现有圆振动及其他类型压路机。陈启方的事业,以2011年与深圳市帝光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合作注册“池州腾虎机械科技有限公司”为标志,步入发展快车道。公司不仅有自己的研发团队与生产基地,而且有领先世界先进水平的自主独立知识产权的压路机产品技术。以16项国家发明专利为支撑,公司不仅成为国内最具实力的压实机械研发制造供应商,且将逐步打入国际市场。其商业价值与社会价值,都呈现出不可限量的广阔前景。就在陈启方、宋宏、潘韶东等人组建的团队雄心勃勃,摩拳擦掌,准备大展宏图之际,风云变幻的市场,让他们经历了哪些挫折与煎熬?承受了怎样的欢乐与忧伤?是就此罢手,功亏一篑,还是趔趄前行,东山再起?这里,我们以历史的一个瞬间,叙述一位杰出的科技发明家和优秀的民营企业家以及他们的团队,与命运抗争的感人肺腑的故事。

  清明时节,杏花雨淅淅沥沥,不停地下。红叶石楠,火焰一般地铺满了池州高新开发区绿化带,由绿转红的叶片,肆意播撒着江南春天的美妙音符。

  陈启方感觉自己的身体不是太好,却还是选择在这样一个时节,来到江南自己开创的地盘上,走一走,看一看。丝丝缕缕的忧伤,雨线般缠绕着他早就脆弱不堪的心脏。

  本来想着当天来回,可是既然来了,哪里就那么容易割舍得下。

  “海燕,宋总不在的时候,您多照应着;宋总来了,一切听他的安排。”陈启方嘱咐自己的助手。助手姓纪,一个见过世面,很年轻也很能干的小伙子。

  “大姐夫,你在这儿值更巡夜的,辛苦你了。你的岗位很重要,有你在,大家才安心。注意衣食饱暖。”大姐夫是陈启方从老家请来帮忙的,总担心委屈了他,到时不好跟已逝的老姐见面。

  秋浦河悠然地从诗情溢满山川、画意遍布江城的池州流过,浩浩汤汤,千年不息。

  距秋浦河不远的锦绣苑,A16栋202室,陈启方在那里住了一夜。高新开发区处于城市边缘,最大的优势是静寂,助人入眠。可陈启方就是睡不好,被子太重了,压得他喘不过气来。第二天,助理纪海燕很耐心地陪着自己尊如兄长般的陈启方,转了几家商场,勉强看中了一床很轻很轻的被子。这一夜,陈启方还是感觉被子有些重,无法睡一个安稳觉。其实,此刻就其心脏而言,哪怕是一片未被残春冷雨打湿的羽毛,也有可能压垮他曾经异常活跃健壮的生命脉搏。

  恍惚间,夜半时分,总有子规鸟的啼鸣,如泣如诉,似梦似幻。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应该是二十几年前吧。陈启方得知省城新华书店到了两部《机械工程手册》,赶紧跑去翻看,1—18分册,由当时国内机械制造业权威学者专家参与编写,定价两万元左右。爱不释手的滋味,搅得他心神不宁。

  “忠玲,全省只进了两部。编得真好,正是我需要的那种。深蓝似黑的封面,半精装。懂行的还不赶紧抢购了。”读书人岂能不爱书?饭桌上,陈启方跟妻子说,焦灼饥渴的眼神,任谁看了也会心疼。

  刁忠玲心头一酸,说:“那就买吧!两万块,是吧?存折上全部的积蓄,加上我们俩这个月的工资,正好够数。本来想给你添几件出门的衣服,毕业这么多年了,你看看你穿的、吃的、用的,全部都是怎么简单省钱就怎么来。”说话间,刁忠玲给一声不吭才五六岁的女儿依依碗里,搛了一筷子苋菜。

  “那——这个月的生活费就没了?”陈启方忐忑地问。

  “你甭管,我来想法子。”刁忠玲竭力放松自己的语气。

  偶然的一次,刁忠玲在董事长办公室的书橱里,看到《矿山机械》《纳米材料及应用技术》《超导物理学》《润滑与封闭》《机电一体化机械系统设计》《钢结构设计与计算》《热处理手册》《土力学与地基基础》等专业书籍,就是没有看到陈启方倍加珍惜的那部书,心存疑窦的她,问:“那部《机械工程手册》怎么不見了?”

  当时的陈启方,四方脸型,明亮锋利的眼神,一米七几的身高,显得健康而精神,他平静地说:“搁三楼技术部办公室了。搁那儿,科研设计人员和喜爱机械制造的其他员工,能随时翻看,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这部书的作用。当年节衣缩食买的,不能尽其所用,那就太可惜了。”

  多少年之后一个雨丝斜线般撒落的时节,刁忠玲与朋友在库房的书橱里,摩挲着这部每一册都为无数人无数双手翻旧了的大书,一阵酸楚涌上心头,然而,更多的是一缕欣慰与快意。

  起步阶段,千头万绪。厂房有了,购置各种车床设备,选择、验收、安装,需要时间;企业亟需组建科研团队与有实践操作能力的一线员工,也需要时间;董事会之间的协调合作与车间的生产管理,更需要时间;尤其不能丢下的是“智能垂直振动-振荡”式压路机的继续研发,作为企业的主打产品,技术质量上的攻关,丝毫不能懈怠,追求完美,是陈启方、宋宏、潘韶东等侪的共同目标。最繁忙、最紧张的时候,陈启方不顾身体某个部位的不适,一头扎在专业技术的研究上。每遇问题,则废寝忘食,非臻化境,绝不放弃。

  为寻求“压路机激振器间及与同步同向驱动齿轮箱间同心定位结构”的最佳途径,陈启方一连数日盘桓在机器边,苦苦寻觅解决方案。焦头烂额的时候,为了节省时间,弄了个小炉子在车间的旮旯里,成日煮面条,对付一日三餐。有一天,高新开发区过来一位局长,找企业责任人谈银行贷款的事儿。员工将他领到陈启方跟前,陈启方蹲在地上吃面条的情景,着实让他吃惊不小。回去跟领导汇报时,这位局长感慨而钦佩地加了一句:“做企业不容易,重型机械制造技术含量高,更不易。陈董事长几乎是吃睡都在车间,那种艰苦非常人能够忍受。一眼看去,就是一个普通的技术工人,哪里像注册资本600万,实际投资2000万的老板。”

  领导亦由衷地赞叹:“陈董事长,可是个人物,很有个性。他的老同学,也是他们公司的大股东之一,宋宏总经理告诉我:‘陈董与我是哥们,他来武汉,我尽地主之谊,给他预定了一家五星级宾馆。晚上去找他,没人,咨询宾馆服务台,被告知说,您的客人,根本就没有入住。手机联系之后,才知道他自己跑到一家住宿费用便宜许多的快捷酒店,随便开了一个房间住下了。’不奢侈,不浮华,简朴,节俭,是性格,也是习惯。陈董是把钱用在刀刃上的人。这个项目,陈董一个人就独立拥有16项国家级发明专利,拼的可是实力与精神。在中国重型机械制造业,不是绝无仅有,那也是凤毛麟角。这也是我们从土地使用到银行贷款,从厂房租用到税利奖励,给予全力支持的重要原因。这就是人格魅力。陈董的气场强啊!”

  不懈努力,结出累累硕果,其“池州腾虎公司发明专利一览表”上,列出了国家发明专利近二十项:

  多根偏心轴并联安装的同步驱动机构

  多根偏心轴串联连接的同步反向驱动装置

  新型定向振动压路机的振动轮

  一种智能振动压路机的激振器

  一种垂直振动压路机的激振器

  一种可转换为垂直或振荡或复合振动的压路机振动轮

  一种可转换为圆振动或振荡或复合振动的压路机振动轮

  压路机激振器间及与同步同向驱动齿轮箱间同心定位结构

  ……

  陳启方是从艰苦中走过来的。在没有做压路机这个项目之前,最初的合伙人叫潘韶东。外资注入合肥变压器厂之后,潘韶东从厂里买断工龄,出来自己做。与欲做一番事业的陈启方惺惺相惜。两人合作给合肥变压器厂做设计。厂里需要什么产品,他们就给厂里提供什么设计图纸。没有了固定收入,靠设计养家糊口,在中国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且市场并不成熟的转型期,生存压力是可以想象得到的。陈启方先后在合肥、厦门、珠海、深圳做过,足迹遍及西北、华北、江淮、东南等地。在厦门时,一人兼任两个厂的厂长。所有这些,都为他把独立知识产权专利发明转化为实体经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前不久的一天,刁忠玲劝潘韶东说:“你俩是合作最早的患难兄弟,知根知底,做起事来,彼此默契。况且,您在公司里持有8%的股份,您得投入精力。”潘韶东尴尬地对刁忠玲说:“嫂夫人不知,我老婆天天在家骂我,说我脑子给启方兄掏空了,成天神情恍惚,无所事事。嫂夫人,难道你不知启方兄,天生有凝聚力,有他就有‘腾虎’这个团队,他是企业的灵魂。他这一走……我得缓缓,缓口气,沉淀一下,再考虑将来的事。”

  部队驻扎唐山,当时,还像大孩子一样的陈启方,与战友们经历了那场恐怖的大地震。先是凭洋镐、铁锹,抗震救灾,双手从断壁残垣的瓦砾中往外掏人,手套都没有,更难得喝到一口水;建救灾房,基本都是手工操作。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陈启方,切身感受到,在突发的自然灾害面前,要是有几台重型机械,能多救活多少人啊!这也是他后来报考机械制造专业的一个最直接的推动力。

  陈启方准确地预测到机械制造技术人才,在未来的中国制造行业里,将是千金难求的香饽饽。外甥女张晨高考填志愿时,陈启方毫不犹豫地帮她选择了皖西学院机械制造专业。四年大学,也就是恍惚间,张晨毕业了,不忙着挣钱,而是跟着舅舅学技术,学精神,学真本事。陈启方倾注心血,把毕生所学都教给了张晨。

  这一天,开阔的厂房里,舅甥俩正小心翼翼地给电机的润滑系统上润滑油。

  “纪叔叔总跟我说,厂里工人的技术都是您教的。您教会了那么多人。舅舅,您就不怕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傅?您对我是这样,对别人也这样,只要有人向您请教,您就诲人不倦,毫不保留地教会人家?”张晨试探着问。

  “你这小脑袋瓜里尽想些什么呢?”陈启方深深吸了一口气,语调放缓了道,“做企业自然是为了赚钱,但我们不能只看眼前。我们经历过贫穷。读大学那会,我与宋宏叔叔、帅可力叔叔等人,嘴馋,5毛钱一条的卤猪舌,北方人不吃,我们正好打牙祭。吃完了,几个人看着我。看我干什么?就我带薪读书,得掏钱买单。那时,中国穷,贫困山区一家四五口,只有一条裤子。中国的农民,曾把从日本进口的化肥袋剪裁之后做成裤子,穿在身上,臀部一边有一个字:‘尿’‘素’。什么叫耻辱?这就是。”陈启方抬起头,注视着远方,接着说:“所以,我们要往远了看。企业家,尤其是我们新三届学机械制造,并开始做实业的,都有一种身不由己的感觉,那是一种使命感:要对这个国家,尽自己的责任!也就是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再长大些,你就会懂。舅舅如果放着好好的实业不做,跑去炒房地产,有意思吗?难道生命的意义,仅仅就是挣钱?那也太可怜了。你们,他们,我们,都有这个义务,还要有这个担当。强国富民,靠一个人、两个人是不行的。”

  江南,一样的春雨绵绵,一样的春寒料峭。

  小车,悄无声息地滑进池州腾虎机械科技有限公司大门,唯恐惊动了董事长陈启方先生。一台标有“腾虎科技”字样的垂直振动-振荡式压路机整机,静静地站立在大门一侧的厂区内。他们在以这样的方式,表示着对这台机器主人的敬意。

  数万平米的厂区,尽收眼底。两栋建筑,气势恢弘。宽敞明亮的厂房,整洁开阔,机器设备,井然有序。金加工车间,数十台机床一字排开,一台高精密度的数控车床雄踞其间,格外醒目。整装车间,十几台钢构件核心驱动机的外机与内机,庄严地等待着整合安装的神圣时刻。

  窗外,雨声淅沥,不时有寒气从楼道的缝隙掠过。室内,数组书橱比肩而立。一壶春茶,水气氤氲,茶香弥漫。数人应约从深圳、长沙、合肥,匆匆赶来,围桌而坐,讨论振兴“腾虎”公司的具体可行性方案。

  刁忠玲深情地说:“启方与早期的合伙人黄方权,对于垂直振动式压路机的开发前景,迅速达成共识。启方有技术,黄方权先生有资金,双方一拍即合。启方是军人,也是新三届中的一员,1979年从部队考上大学,读的是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机械设计专业。启方对于工程机械天生有悟性,自行车,只要一经手,就特别好骑;电动车的任何一个部位出了状况,听听就能找出问题,换个零件上去,即完好如初。”

  “陈启方是总工程师类的人物。读书时,当班长,既要应付一些社会活动,还要组织一些文体赛事,不是死读书的那种,一般情况下,成绩处于优等生稍弱的位置。我们没料到他会走上钻研技术这条道。”已经是深圳帝光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宋宏先生感慨地说。

  “启方当过兵,身上有股子拼命精神。做起事来,不达目的不罢休。读书期间,您宋宏总经理,还有马上就到的帅可力董事长,你们仨可是志同道合,有三四十年的情谊。大学毕业后,启方在北京昌平工程兵技术学校当了两三年教师,理论与实践的距离拉大了,启方不愿虚度年华,放弃了可以转业进京的良机,打报告给部队领导,主动要求回安徽,匆匆办了转业手续,来到号称‘安徽重工之黄埔军校’的合肥矿机厂,做了一名工程师。几年实践之后,历练了,收获了,也厌倦了复杂的人事、繁琐的程序,决心棋走险招,做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努力让生命增添些许色彩。谁知道……”妻子刁忠玲在逐渐感悟了陈启方执着于自己的专业,破釜沉舟,开拓人生新局面意义之后,对夫君的认识上了一个新台阶。

  尽管陈启方后来跟黄方权的公司掰了,对于其间的纠结,陈启方仍然保持着读书人应有的智性思维,曾经一再地跟妻子说:“老黄来自基层,从村支书干起,摸爬滚打几十年,发展到今天,也不易。没有老黄那种浙江温州人的精明干练,没有老黄的资本运作,没有老黄今天一个新闻发布会,明天一个技术革新研讨会的折腾,恐怕至今,还没有几个人知道‘腾虎牌智能型垂直振动-振荡式压路机’的存在。说起来,走到今天,尤其是‘智能型垂直振动式’整机的制造与试验、使用与销售,硬是在传统‘圆振式’商品致密的市场挤出缝隙,赢得销售与使用空间,让我的科研成果产生实效,得以服务于工程建设的需要,仅这一点,还真得感谢老黄。”

  想起这些,刁忠玲精神振作地说:“启方的事业,不能毁了,得有人继续做下去。成败如何,姑且不论。做了,便不留遗憾。”

  “是的,贵池区的樊哲明书记从合肥乘高铁经过蚌埠站附近,看见‘智能垂直式振动—振荡式压路机’的广告,很是疑惑,本是池州高新区的项目专利,是谁跑这儿做了广告?”纪海燕告诉在座的几位道,“市政府方面特意指派一位局长过来询问,该不会是‘腾虎’公司有人私下里出卖这项技术吧?陈总当时回答说,那是几年前与原合伙人黄方权合作时留下的后遗症。现实中,我们已经断了来往。”

  发型整齐,戴铬框眼镜,一身休闲装,颇具儒商气质的宋宏先生,湖北洪湖人,北大硕士研究生,有在欧洲、北美等国企业实践的丰富阅历,睿智,豁达。此时,他优雅地说:“2013年,应班长陈启方的邀请,大学同学在这里聚会。陈总、帅总,还有我,被大家称为‘实体经济三剑客’,算是对我们小有成就的肯定吧。其实,还有一些同学走上机械制造业之后,做得也不错。目前,公司运作处于困境,究竟该怎么办,尽管是个难题,不过,路总得走下去。”

  “抱歉,抱歉,飞机晚点,做企业天天有难题,”话未落音,门口传来帅可力先生的声音,“待我们见过高新区管委会程卫生主任之后,看看他们给出的优惠政策,能否助一臂之力,让池州‘腾虎’从低谷走出来。”帅可力,湖南常德人,曾为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产品研究所常务副所长,现是湖南中大公司董事长。他,牛仔裤,夹克衫,短发平头,举止朴实,言谈简洁。

  刁忠玲女士、宋宏总经理、帅可力董事长及纪海燕助理,赶在参加高新区政府下午召开的碰头会之前,紧急磋商,努力达成一个共识:“腾虎”公司有愿望,也有信心把这个项目继续做下去。

  细雨润物,江风拂面。雨中城郭秀丽,生机盎然;平天湖素波荡漾,清澈透明;齐山绿树葳蕤,群芳争艳。山坡上的石楠,得阳气之先,一片火红,一片灼热。

  乘电梯步入高新区5楼第二会议室,寒气被室内暖意迅速驱走。几个人与程卫生主任、区财政局长、办公室主任简单寒暄几句后,即直奔主题。

  程卫生主任性格爽朗,开门见山,言简意赅地说:“开发区对‘腾虎智能垂直振动-振荡式’压路机这个项目的支持,一如既往。你们入驻高新开发区已五六个年头了,这个项目对于支撑开发区省级智能装备基地建设,具有積极意义。只要你们董事会有个基本态度,企业内部形成合力,坚决做下去,不管是几方面合作来做,还是重新单独注册新公司,政府都会有优惠政策出台,予以支持。”

  “腾虎”公司这边,自然是帅可力先生唱主角。他声调缓慢而凝重地说:“我们中大公司那边,重型压路机项目,做了15年,作为民营企业,是业内最早的。大本营落脚在湖南浏阳省级开发区,占地80亩,员工280人,生产27吨以上压路机,年产值一个亿。企业内有博士生科技团队,专门主持开发研究。智能化无人驾驶技术,运用在实践中,可以一次操作五六台机器。卖价比其他厂家每台要高出十几万元。”

  “陈启方董事长相信自己的老同学,将‘腾虎’的全部技术资料无偿地毫不保留地交给了帅董,这样的信任,千金难买,古今罕见,他是想让这个专业技术在国际领域得到认可,让中国的重型机械制造业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也是让自己的人生价值遗泽后人。所以不管是出于道义,还是情谊,帅董都要全力扶持‘腾虎’。当然,宋总至少要分一半精力来管理‘腾虎’。你们都重感情,所以陈董对你们倚仗有加。忠玲女士告诉我说,每回,陈董这边手头不宽裕了,都是您,宋宏、宋义、宋平,宋氏三兄弟出手相助;每回有困难了,都想着能得到帅董的援助。陈董、宋总、帅董,你们仨可是中国民营企业中重型机械制造的‘三剑客’啊!”程主任适时插话,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直接推动了此番会谈成果的落实。

  刁忠玲女士语含酸楚地说:“启方是什么样的人,大家伙都知道,你们老同学就不用说了。‘徐工集团’找他谋求技术合作,他不愿自己辛苦努力结出的果实花落他家;江苏一家私企老板亲自出马,从出资1000万,最后加到4000万,试图购买启方的专利发明,也被他婉言拒绝了。当时,我就在他身边,我听启方说,‘我不能这么做,我们有董事会,既然我是以专利入的股,这个专利就属于企业所有,我不能另外谋求私利,况且身边还有那么多员工,都指着这项发明专利吃饭呐’。那人说,‘现在是商品经济,却不知变通,真傻’。启方是‘傻’,就这样放弃了一个又一个发财的机会,他却一点也不觉得可惜。他只执着于他的专业技术的研究与开发。那人走后,启方面带愧色地对我说,‘忠玲,真是对不住你和依依,只要出手,哪怕只卖个两三千万,债务就能偿还,生活就会改观’。我说,‘或许,物质上是丰裕了,可你的理想与希望却泡汤了,你不会真正开心的。我支持你的决定。我始终坚信:金钱是好东西,但永远都不是最好的东西。你的理想是期盼有一天,自己的名字能够镌刻在《机械工程手册》这本大书上。我与女儿相信你的实力,等着那一天’。”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信念。听着刁忠玲的讲述,在座的,无不为之动容。

  帅可力先生停顿片刻,稳定一下情绪,饮口水,继续道:“‘腾虎’技术定位很高,生产出来的样机,系统配置成熟可靠。不过,每台样机出厂前,都要有起码五六个小时的实验性操作,试车必须是在土质路面上。整机,如果在池州这边出厂,工厂附近需要一片用地。使用‘腾虎’技术的样机,今年已有4台正在出售或租赁使用中,5月,还可以装配几台。如果今年在池州装配10台的话,或许就能盘活池州‘腾虎’公司的资产。尽管从生产范围、机件组装、技术开发、销售租赁到维修检护方面都要做市场,难度很大,不过,我们还是有信心,因为毕竟‘腾虎’的工艺、技术都很先进。整机试用期间,‘腾虎’的核心技术得到了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长的充分肯定,况且,前期的市场开发也已做了大量工作,有了一个很好的铺垫。有信心,这是我们初始的表态。程主任代表政府的态度,我们很感动,谢谢政府方面给予的支持。”

  “试车用地,自然不成问题,我们来解决。”程主任果决地说。

  与帅董一道赶过来的研发销售总监王先生说:“32吨垂直振动-振荡式压路机,技术上很成熟,若要批量生产,有几个具体问题:新产品走向市场,打破固有的利益链,困难很大,要有专门的团队很辛苦地去做才行,初期定位,可以立足安徽,辐射华东地区,而后再通观更大的市场。目前,我们鼓励买方市场租赁试用,以打破销售僵局。安徽省公路协会编制的《垂直振动压路机施工技术规程》,正在逐步推广应用,不过,做32吨压路机,突破旧有的施工程序、检验规则,还需要一个时间过程,也更讲究产品的质量。做企业自然要追求效益,仅仅做垂直振动-振荡式压路机,品种单一,不足以支撑企业健康发展,因而,压路机生产可否带动其他产业链的形成,新产品的开发、市场的开发等,需要全盘考虑成熟,才能决策。”

  “目前,‘腾虎’是给帅董那边生产核心机件,以维持企业运作。无论怎样,最起码的,我们两方面的生意总还是要做下去的,若真像预期那样,在池州这边生产出整机,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初步预估,目前只要有一两千万元的资金注入,就能维持企业的正常运作。”宋宏先生充满期待地说。

  几个月来,纪海燕先生,作为厂长助理,一直驻点“腾虎”管理生产,此刻很是自豪地说:“‘腾虎’在高速公路的工地上,曾连续工作4500多小时数,无一故障出现。振动轮体的使用寿命是国内外同类产品的3倍以上。此外,相较于‘圆振动’压路机,‘腾虎’品牌压路机还具有以下一些特点:高效节能,压实深度提高一倍以上,节能80%以上,综合施工效率提高20%以上;被压实表面平整度高,无裂纹,无松散层,道路承载能力与使用寿命,提高50%以上;运行时垂直振动能量向下传递,对周围环境影响降到最低,环保效果显著。”

  宋宏先生接着说:“早在2014年,中铁十局‘东九’高速工程与中铁十七局‘宁绩’高速工程两个项目部,出示的试验报告显示:无论是日本酒井重工生产的垂直振动式压路机,还是德国悍马公司生产的振荡式压路机,或是德国宝马格公司生产的智能振动式压路机,其产品的结构技术均落后于‘腾虎’相应技术。即便是国内以‘徐工集团’‘三一重工’为代表的重型机械制造业或相关的科研院所,目前都还没有研究出原创性的‘智能垂直振动-振荡式’压路机产品的核心技术。所以说,我们‘腾虎’生产的智能垂直振动-振荡式压路机,到目前为止,在市场上,仍然没有同质产品与之抗衡。其市场前景不可小觑。况且国家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将会带动国内国外公路、铁路、机场、新型城镇、电站大坝、农田水利建设的持久不衰,‘腾虎’有的是机遇。”

  春雨滋润,窗下石楠树,若霞,若虹,如火,如荼,昭示了顽强不屈的生命所特有的自然屬性。此番会谈,如果能达成合作的初步意向,企业将会开始新一轮生命周期的强力运动。

  池州“腾虎”,或振翅翱翔,或折戟沉沙,仍难逆料。可无论怎样,作为中国受过正规高等教育的第三代智识型民营企业家,都有一个共识:做过了,就不后悔。

  2007年,女儿依依,从黑色的6月高考中突围而出,陈启方与妻子刁忠玲带着依依游黄山,从生活的重压与技术研发的数据中,暂时解脱出来。一路上,面对青山绿水间的奇松、怪石、云海、温泉,游客无不心旷神怡,陈启方亦笑意盈盈,与女儿相伴的幸福感,溢于言表。带着女儿爬始信峰时,胸口虽然隐隐有些不适,但一向坚强的他,并没在意潜伏的病魔袭扰。

  “太美了,大豆豆,大学毕业以后,我们再来,好不好?”女儿依依不知从何时起,就喊父亲陈启方为“大豆豆”。

  “只要我们家依依想来,什么时候都行。”陈启方话锋一转,“依依,虽说你没有被机械制造专业录取,不过学信息技术专业也不错,智能重型机械制造,少不了数控、遥感等程序编制,以后,等你大学毕业,就跟大豆豆合作,研究‘机电一体化’,自主创新研发更先进的产品……”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多数时候,陈启方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那天,躺在病榻上,精神稍微好些,宝贝女儿依依忽然出现在病房门口,女儿双手捧着一个蛋糕盒,小心翼翼地走到他身旁,点上蜡烛。女儿说:“大豆豆,今天是你的生日,给你买了生日蛋糕,你来吹蜡烛。”烛光迷蒙,烛影摇曳,依依的小脸红彤彤的,绽放着兴奋。

  陈启方看见了蛋糕上“大豆豆生日快乐”几个字,说:“哦,依依,差点忘了,大豆豆转眼就要花甲了。谢谢宝贝女儿记着大豆豆的生日。”陈启方说话时,目光凝视着妻子刁忠玲鬓角的发丝,久久没有离开。

  依依靠近陈启方,仔细瞅瞅,说:“大豆豆有白发了,眼角也有鱼尾纹了。大豆豆太累了。等依依毕业赚钱了,大豆豆就不用这么操劳了。”

  “两鬓入秋浦,一朝飒已衰”“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刁忠玲脱口吟了两句诗,内心的酸楚,唯有强咽下去。

  陈启方说:“但愿大豆豆能等到那一天。乖女儿,照顾好妈妈。”

  陈启方时常感觉不好,心脏负荷太重,疲惫无力,经常出汗。开始,还与员工打打篮球,后来就打不动了,坐在一边看年轻人玩。有时即便不动,也会胸闷出汗,喘不过气来,一天总要洗几次澡,换几次衣服。医院诊断:扩心病。每发作一次,脏器便增大一次,且不可逆转。面对这样一种逐渐加重的心脏病,医学界目前还没有找到治愈途径,也就是说陈启方的生命随时都有危险。

  “我想回家。”陈启方说。刁忠玲搀扶陈启方回了趟家。怎么也没料到,这竟然是他最后一次回家。在自己熟悉的卧房,陈启方刚刚躺下,耳畔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机器“嗡嗡”声。陈启方强撑身子爬起来,蹒跚着走向门前不远的一条在建道路。惊喜,从天而降。竟然看到一台“腾虎”,在驭手的操控下,自由驰骋,所到之处,路面平整如镜。刹那迸发的生命最后能量,让他情不自禁,亢奋异常,健步返回家中,兴奋地向妻子刁忠玲叙述“腾虎”的矫健身姿与压实效果。刁忠玲事后跟好友说:“他的心思,全在‘腾虎’上了,寄托了太多太多。哪里像一个病危的人?”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诗句,尽管带有很明显的普世情怀,却仍然难以尽述妻子刁忠玲,女儿依依,外甥女张晨,老同学宋宏、帅可力,好友潘韶东,助手纪海燕,股东宋平、宋义、钱厚云、陈海燕、大姐夫,以及曾经的合作伙伴黄方权等人,面对突发悲剧时的震惊与困惑、惊恐与迷惘。他给身边的人留下太多的痛楚与留恋。

  端午节前后,陈启方在弥留之际,神思恍惚,他的脑海中叠映的都是难以忘怀的镜头:

  ——空旷的厂房里,钻孔与焊接迸射的火星,仿佛来自远古精灵的跳跃: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川……

  ——女儿依依甜美的嗓音:“大豆豆生日快乐……”

  ——妻子刁忠玲的呢喃叮囑:“启方啊,晴带雨伞,饱带干粮。江南多雨,不要淋湿了身子,容易感冒;吃好点,不能太亏了自个儿……”

  ——潘韶东、宋宏、帅可力、纪海燕等,许多许多好兄弟,也似乎都想跟自己说些什么……

  陈启方面对研发、转型、建厂、设备安装、借贷还贷的诸多压力,曾经铿锵悠扬的生命之弦,“嘣”的一声,断了……

  2016年6月16日,陈启方在医院的病床上静静地离开了。临行前,他将自己竭尽心血研发的16项发明专利,交给自己的老同学帅可力,寄希望于身后,池州与浏阳的合作,光大“垂直振动-振荡”式压路机技术,尽快大范围地服务于建筑工地,让自己的生命在公路、铁路、大坝、机场、城镇建设中得以延续,绽放璀璨光芒。

  他走了。一个恪守自己专业的读书人,一个重型机械制造业的精英,一个优秀的民营企业家,一个脚踏实地坚持自主创新实干兴邦的典型,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国工匠,一个杰出的科技发明家走了。短时间内,陈启方留下的精神空白,让他的亲朋好友与朝夕相处的员工还无法承受,这个过程将极为辛酸与漫长,不过,人性中美好的动力源泉,或许正基于此!秋浦河的水不息,思念不尽……

  陈启方安葬在巢湖岸畔老家的山坡上。翌年清明节,妻子刁忠玲遣走了陪同扫墓的侄儿侄女,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陈启方的坟头,摘下坟前一朵紫色的小花,捧在手心,幽幽地问:“启方,是你的魂灵吗?启方……”

  沉淀多年的情感,蓄积近十个月的泪水夺眶而出……

  清明雨,斜斜地飘落在池州古老的土地上。李太白当年吟咏的诗谣,穿过雨帘,在大街小巷一遍又一遍回响:千千石楠树,万万女贞林。山山白鹭满,涧涧白猿吟。君莫回秋浦,猿声碎客心……

  〔责任编辑 袁小玲〕


ad

 

(责任编辑:微信公众号推荐



网站介绍

    八窝网-微信公众账号大全,公众号大全,微信公众号收录,微信公众号推广,公众号吸粉教程

a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