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账号大全,公众号大全,微信公众号收录,微信公众号推广,公众号吸粉教程
ad
主页 > 微信公众号大全 >

古天乐寻乐记:原创情歌小天后河静静,谁懂这初恋逝去的心伤

2018-12-06 23:03 来源:八窝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ad

古天乐寻乐记:

  河静静,中国很有影响力的网红歌手,很有创作力的原创情歌小天后,曾担任央视星光大道评委,代表作《正能量》、《要嫁就嫁灰太郎》、《我想静静》等。

  其成名作《猎户座》是祭奠其初恋男友的,初恋男友是中建三局桥梁监理工程師,在西藏做国家级项目,回乡探亲时在老乡会上对之一见钟情,邀其去西藏旅游采风时相约终身,但因男友出身农村河母极力反对而分手,后河母得了胃癌,男友知悉后每月汇两千元帮其看病,直至河母不治去世。河静静再去找男友时发现男友早因工去世。极大灵魂震撼下静静开始写歌,反响强烈,亲情爱情的双重失去,让河静静吞下悲痛,释放更多正能量的、观众喜爱的歌曲。

  音乐女孩的爱情梦 和你一起携手天涯

  我1988年出生在河北保定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上面有六个姐姐,我是最小最受宠爱的孩子。父亲在市重机厂工作,在我上初二时病退,一家人靠母亲卖布鞋维持生活。2006年,我以优异成绩考入河北省保定师范音乐学院,开始了追梦之旅。

  2008年寒假,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我认识了在中建三局西藏项目部工作、回保定休假的汪海。汪海比我大6岁,不高,高原阳光将他的脸镀上了一层古铜般的光芒,棱角分明,英俊,有味道。

  当时,我和同学正在编排一段具有西藏风的舞蹈,一听汪海来自拉萨,聚会结束,我特意邀请他参加了彩排。那天,汪海口中的纳木错湖和尼玛堆,令我灵感频出。我跳舞,汪海吹口琴伴奏,我仿佛看到了月光满满的夜晚,我和一个翩翩少年坐在草地上:吹笛、听风。汪海走进了我的心里。在此之前,我没恋爱过。母亲对我管教很严,为培养我,她吃尽苦头,也厚望满满。母亲有哮喘,每到冬天去太原的姐姐家过冬,我得以自由地和汪海相处。

  分别前,在汪海家附近、庞口镇一座流水潺潺的小桥边,他指着猎户座告诉我:“那是天空中最亮的星。传说,相爱的两个人,一起看完猎户座的东出西落,就能得到永久的幸福。”那一夜,我们依偎着,一直到黎明拂晓。

  汪海返回西藏后,用特殊的方式表达着对我的爱。他用手机为我现场直播布达拉宫转经轮的声音,录下行走的驼铃声,去喜马拉雅山脉脚下,让我“感受”六月飞雪……远隔万里,我在他的思念里,创作出不少作品,在学校里频频获奖。

  我开始幻想我和汪海的将来:毕业后我要去北京发展,找到属于自己的舞台。汪海可以来北京发展,我们将家安在这里。

  2009年暑假,我按捺不住思念,用在歌厅唱歌积攒的钱赶赴西藏,度过了一个月的快乐时光。母亲此时才知道我恋爱了,得知汪海家在农村,工作在西藏,极力反对。母亲年轻时与父亲因工作两地分居,不想我重复她的路。

  汪海劝我不要惹母亲生气,不能任性蛮横。“有我呢,我来想办法。”汪海每年冬天会有两个月假期,他打算到北京找工作。如果留下陪我在北京,母亲就不会反对。

  这年11月初,我去北京一家唱片公司实习,汪海也来到北京。然而,他的专业是桥梁监理,这类单位都在野外,在北京根本找不到对口工作。不得已,他打起了零工。汪海的努力,非但没有打动母亲,反而让她对我们的未来更担忧。

  夹在亲情和爱情的缝隙里,汪海反而劝我:“别怪妈妈。她是为你好。”我依偎着汪海哭泣。

  迫于生存压力,两个月后,汪海返回了西藏。我不服输,和汪海约定:我们永不放弃。

  为了给未来加分,我更加努力地创作歌曲。有一次,为了写一首歌,我把自己关在琴房里三天没睡,结果一走出房门,眼前一黑摔倒在地。我就这样拼着命,在2010年6月毕业了。满怀憧憬的我很快被现实撞得头破血流:当时唱片界不景气,我没人脉,没钱包装,想在北京站住脚,简直太难了。

  那段时间,我怀抱歌曲的小样,到各个唱片公司投递,结果都是石沉大海。半年后,我只得去酒吧驻唱了。在酒吧里,我学着迎合观众,唱口水歌,也学着和客人应酬,提防各种骚扰。

  我的音乐梦一点点被现实撕裂。最大的慰藉,就是远在拉萨的汪海,他鼓励我勇敢追梦的短信、电话,像天空中最亮的星,成了我漂在北京的动力。

  2011年初,汪海又趁休假之际来到了北京。我们俩相互鼓励,为生存奔走着。当时,我俩租住在朝阳区青年路大悦城附近、一间狭窄的民房里,汪海每天一大早奔波在大街小巷送快递,一天下来累得连话都不想说。他回家时,我已到了上班时间。绝望、烦躁,让我们开始为一些小事争吵。吵完之后,我们又相互道歉,含泪抚慰对方。

  何时我丢了你 那个悲伤的“逃兵”

  2月的一天,一个大学同学推荐我去参加一个演员选秀。大学四年,我一直兼修表演,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为了增加胜算,我特意请了一名专业老师,突击培训了半个多月。当一切准备就绪后,我发现自己还缺少一件华丽得体的衣服。此前,在国贸天街,我早已看中了一件于我而言是天价的衣服。选秀前一天,我又一次站在了那件衣服前,那是件红色的礼服外套,标价16800元。摸着身上不到千元的现金,我在犹豫要不要刷卡买下。就在这时,一个女孩也看中了,她身边的男人毫不犹豫替她买下。我被深深刺痛,飞快逃离了。

  那场选秀我连复赛都没能进去。巨大的落差,长期以来积攒的压力,让我难以自已,我固执地认为:如果我能穿上那件衣服,一定不会输得这么惨。

  回到家,汪海一个劲安慰我:“没事,我们静静有实力,以后还有机会。”心情极度郁闷的我大嚷起来:“别说了,如果我有一个多金男友,我用得着这么拼吗?如果你能为我买下那件衣服……”话没说完,汪海愣在了原地,他一脸内疚地望着我,喃喃地说着:“对不起,都怪我。”

  我们俩抱头痛哭,都没有再提这件事。

  爱还是那样浓烈。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汪海变得沉默了。我不去上班的夜晚,我们也会在窗口仰望猎户座,但关于它的传说,他没有再提过。

  这年春节,我和汪海回保定各自家中过年。年后,他被确诊患有脊髓炎和类风湿。在北京求医过程中,这两种病被专家断言,很可能将伴随终生,甚至致残。命运的乖戾,让汪海开始变得消沉,而我怕母亲越发阻挠,更忧心忡忡。不久,汪海带着大包小包的中药,返回西藏。我四处打听偏方,给他拿药寄过去,祈祷他快点康复。

  2011年3月的一天,母亲突然来到我在北京的住处,通过一堆没有寄走的药,她逼问我,得知了汪海的病情。母亲反对更激烈了,故意当着我的面,给汪海打电话,斩钉截铁:“只要我活着,你们就别想在一起。”回头,我在电话中苦苦求他:“我什么都不怕,什么委屈都受得了,只求你不要退缩。”在我的哭声中,汪海叹息、沉默。

  就在我和母亲相持不下时,2011年5月的一天,母亲突然晕倒在家,被大姐送往医院,在保定市人民医院被确诊为肺癌晚期。我心急如焚地赶回保定,母亲非常淡定,说自己半年前就在另一家医院得知了病情,她不想拖累我和姐姐们,如果不是这次病发,她会继续瞒着:“静静,妈妈有病不治,就是想让你一心去追梦。妈妈求你,和汪海分手吧!”

  我泪如雨下。过去,无论母亲多么强势凌厉,我从未想过放弃汪海。可母亲在身患绝症之时的哀求,却让我不忍拒绝。母亲并不讳言,她把自己的病也打电话告诉了汪海,求他和我分手。

  在亲情和爱情的绞杀中,我的心被撕成了两半。汪海果然提出了分手。“听妈妈的话,不要让她伤心……”我不甘心,我想不通为什么非要在爱情和亲情中做出一个选择。在母亲第一个化疗结束后,我再次赶赴拉萨。我哭着求汪海带我私奔,我把母亲交给姐姐,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汪海坚决不肯。第二天他给我买好返程火车票:“作为女儿你必须在这个时候守着妈妈。如果你不回去,以后就再也不会见到我。”

  我太了解汪海的脾气,他一向说一不二。冷静下来,我决定乖乖回保定。临别前,我一再对汪海说:“我不同意分手。你等我给妈妈治好病,回来找你。”汪海面无表情地回应:“随便你,我已经不是你男朋友了。”

  虽然嘴上无情,但从那以后,我每个月都收到汪海寄来的2000元钱。他要养家,要治病,根本攒不下什么钱,我问他钱从哪里来的?他回答说:“我的病已经好了。这是我帮别人加班赚的钱!你安心给妈妈治病,不要任性。”我没有拒绝。那段时间我太需要钱了,我已把能借的地方借遍了。而且,我想当然地认为,汪海帮我,我们就不会断了联系。

  那段时间,我依旧每天给汪海打电话。难过时,我就会哭得稀里哗啦,不管不顾:“等妈妈的病好了,我去找你,我们再也不分开了。”汪海语气强硬:“如果你再惹妈妈生气,我就彻底消失。”

  我只好按照汪海的要求,做一个孝顺女儿。在母亲面前,我主动说跟汪海分手了。为了让母亲安心,我还装着和一个她看中的男孩处起了对象。那个男孩很善良,得知我的苦衷,也不时到医院来配合我“演戏”。

  为了给妈妈治病,我又开始在保定的歌厅里驻场。忙完一天,我仰望着猎户座,给汪海编发一条条长长的短信,倾诉我的思念,发泄我的劳累,表达我死也要在一起的决心。经常是发出去前,我又删掉了,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汪海不会理我的死缠乱打,顶多回几个字:“好好照顾妈妈。”

  没有你的日子 我活出了你希望的样子

  我疯了一样创作歌曲。然而,我的歌依旧无人问津,母亲的病也时好时坏。痛苦中,我的脾气越来越坏,发疯一般想逃离这艰涩的环境,想去拉萨。每次,汪海都生硬阻挠:“你不要来。否则,我马上消失。”其实那段时间,母亲挣扎在生死线上,我根本离不开。但听到他拒绝,我还是忍不住发起了脾气,骂他不是男人,是逃兵。不管我语言怎样刻薄,汪海从不反驳。事后我向他道歉,他也淡淡的:“好好照顾妈妈。”

  2012年夏天,我通过汪海的同事得知他的脊椎炎又犯了,每天疼得下不了床。我急了,打算等母亲一个疗程结束,就把母亲交给姐姐,去拉萨找他。汪海特意给我打电话解释说,他只是得了重感冒引起全身疼痛,经过治疗已痊愈。他马上要去参加一个保密项目建设,不能随便接电话了,让我不要再联系他。说到最后,他忘不了祝福我:“静,我们已经分手了。会有更好的、更配得上你的男人爱你。我也会找个合适的姑娘在一起,祝你幸福。”我愤怒了,我满腔的爱,怎么换不回他面对阻力的勇气?我口不择言地将他骂了一顿,把他的电话拉入了黑名单。

  半年后母亲的病稳定了。终于松了一口气,我对汪海的思念汹涌而来。打不通电话,我找到了他家。我知悉了一个惊天噩耗:汪海打给我最后一个电话的第三天,已因工去世了。我瞬间崩溃,如果我早知道这样的结局,他的最后一个电话,我一定好好珍惜。整整一夜,我徘徊在小桥边,芦苇飘扬,猎户座星光点点,我却把和我一起仰望星空的那个人弄丢了。

  我大病一场后,返回了北京,憋着一股劲,没黑没白地进行创作。2013年初,我创作并演唱的歌曲《爱的冰激凌》、《意料之外》等歌曲发行,迅速被传唱,我被歌迷们誉为传奇爱情小天后。听到这样的赞誉,我总是一阵神伤,没人知道,我和汪海的那段伤痛,尤其是他的死,令我难以釋怀。走不出来,我关闭了心门,再不恋爱。

  经济条件好转后,我把父母带到了北京。对我的心结,母亲看在眼里。她几次想和我谈谈,我都拒绝了。2013年底,母亲病情复发,生命走到尽头。临终前,她流着泪跟我说:“静,都怪妈不好,妈不该逼汪海和你分手。汪海已经走了,你得好好生活……”我失声痛哭。岁月的流沙,沉积了太多悲欢。我不忍责备母亲,我按照汪海的遗愿,尽孝到母亲生命的最后一刻。处理完妈妈的后事后,我决定再赴西藏,寻找汪海的生前轨迹。

  在汪海生活过的地方,我终于还原了他去世的真相。原来,从北京返藏后,汪海的病越来越严重,脾气也越来越怪异。到医院一检查,竟患上了抑郁症。几种顽疾一起,让他不堪重负。为了帮我给母亲治病,他拼命替人加班,身体更吃不消了。同事劝他,他都说:“没事。多干活可以治疗抑郁。”领导劝他休假治病,他也婉言谢绝。这个内向男孩,把所有的苦都放在了心里。他曾不止一次跟要好的同事说:“我给不了静静幸福了,要想办法防止她飞蛾扑火。”当忧郁的恶魔将他吞噬,当我要飞奔而来,他居然骗过我,吞服安眠药自杀了。鉴于他的风湿等疾病都是因长期驻扎工地所得,单位对他以工伤去世进行了赔偿。在用过的、现在其同事在用的一个电脑里,记录着这样的独白:“静静,当你再次来到这里,我已经走了。如果我离开,能让你轻松,我会变成猎户座的一颗星,守护你。”

  我以为自己会哭,却一滴眼泪也没有掉下来。我无法想象饱受病痛折磨的汪海,到底承受了多少苦,但我痴缠的爱,却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我无法原谅自己,那段时间,我把自己关了起来,疯狂创作着,用音乐来祭奠汪海。我写出了《猎户座》这首歌。一经发行,就受到了广大歌迷的喜爱。我把这首单曲的收入,都给了汪海的父母。我参加各类慈善组织做爱心大使,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给风湿病人做了很多事情。每每在歌曲和慈善上有一点成绩,仿佛都看见了汪海的微笑。我的歌风开始向轻快欢唱转变,我被誉为轻歌小天后,星光大道等节目也邀请我做评委。

  如今的我代言不断专辑频出,生活已无忧无虑。我活得晴朗、向上、努力、阳光。每每看到网上有歌迷给我留言,说喜欢我开朗活泼的形象,我都会对着猎户座最亮的那颗星说:你看到了吗?我学会了用轻松的方式对待生活,包括对你的思念,为我加油吧!那会,我仿佛看见了汪海在天空中向我微笑,他在告诉我:丫头,对,就是这样,这就是我希望你的模样。


ad

 

(责任编辑:微信公众号大全



网站介绍

    八窝网-微信公众账号大全,公众号大全,微信公众号收录,微信公众号推广,公众号吸粉教程

a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