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账号大全,公众号大全,微信公众号收录,微信公众号推广,公众号吸粉教程
ad
主页 > 公众号大全 >

张安妮事件:微信“新农人”良好质量安全行为分析

2019-03-03 15:30 来源:八窝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张安妮事件:

  摘 要:微信“新农人”有别于一般的农户,其良好质量安全行为具有差异性。本文分析微信“新農人”良好质量安全行为的定义,重点从生产环境、生产投入品、采后处理、物流选择4个方面分析微信“新农人”良好质量安全行为的内容。针对微信“新农人”良好质量安全行为的制约因素,本文最后提出完善农产品质量认证制度、加强政府引导与监管、强化微信平台责任意识的对策。

  关键词:农产品质量;微信“新农人”;质量安全行为

  农产品是人类重要的营养物质来源。随着经济的发展,我国居民对农产品的消费必然要从追求数量向追求质量转变。但是,当前我国农产品质量问题普遍存在,农药残留、重金属污染等给农产品消费者带来了安全隐患。如何保障农产品的质量安全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在当前“新零售”背景下,以微信为依托的农户成为农产品销售的重要补充,这些农户属于微信“新农人”。微信“新农人”通过微信这一互联网渠道,直接与顾客形成交易,加快了农产品的流通速度,但同时也给农产品的质量安全控制带来了新的挑战。

  广义的微信“新农人”,指的是在微信平台上从事农产品生产、经营、流通、销售等一系列服务的农业从业人员。狭义的微信“新农人”,指的是参与到微信营销中的农户。该文的研究主体是狭义的微信“新农人”。

  一、研究综述

  农户是农产品的生产者,农产品质量安全的薄弱环节在于生产阶段,徐家鹏[1]、曾寅初等[2]认为,农产品生产者在生产环节的行为直接决定农产品质量安全水平。但不可忽略的是,农产品市场信息不透明、可追溯体系不完善等使农产品在供应链的生产、流通、销售等各个环节都有可能出现质量安全隐患,因此,张小允、夏永祥、韩燕等[3-5]认为对农产品供应链各个环节进行质量管理,可以提高农产品质量安全水平。

  已有的文献侧重于研究生产环节的农户质量安全控制行为,但并未考虑农户参与供应链中销售环节时的质量安全控制行为发生的变化。微信“新农人”有别于一般的农户,其既是农产品的生产者,也是销售者。同时,已有的分析农产品供应链质量管理的文献大多数基于传统的供应链(农产品生产者—批发商—零售商—消费者),然而微信“新农人”面临的供应链较短(农产品生产者—消费者),因而其质量安全行为与传统供应链模式下的农户行为相比具有差异性。

  因此,探讨参与农产品销售中的微信“新农人”良好质量安全行为的定义、内容,对于提高农产品质量安全、保护消费者健康具有参考意义。

  二、微信“新农人”良好质量安全行为的定义

  微信“新农人”良好质量安全行为指农产品从生产到运送至消费者手上这个时间段内,微信“新农人”开展的一系列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的行为,主要包括生产环节和销售环节的良好质量安全行为。

  Li Zhao等[6]认为改善农产品生产者生产行为是确保农产品质量安全的基础。在生产环节,微信“新农人”产前、产中、产后环节的良好质量安全行为共同构成其生产环节良好质量安全总体控制行为。生产环境、生产投入品、采后处理是影响农产品产前、产中、产后环节质量的重要因素。

  销售环节的质量安全控制行为是微信“新农人”区别于一般农产品生产者的重要特征。冷链物流是保障农产品鲜活性的重要依赖,郭亚楠等[7]指出,在当前我国农产品冷链物流发展相对落后的情况下,农产品由于其本身的特性极易出现损害和腐蚀,形成质量安全问题。祁南南等[8]认为,加强冷链物流的风险控制可以有效提高农产品的抗风险能力,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因此,在销售环节,微信“新农人”良好的质量安全行为体现在对物流的选择上。

  三、微信“新农人”良好质量安全行为的内容

  根据对微信“新农人”良好质量安全行为的定义,本文将重点从生产环境、生产投入品、采后处理、物流选择4个方面分析微信“新农人”质量安全行为的具体内容。

  (一)良好生产环境的选择行为

  农产品生长于自然环境中,与自然环境中的各种要素直接接触,而自然环境中的空气、土壤、水源等容易受到人类活动的影响而造成污染,因而农产品也十分容易被污染[9],空气、土壤、水源中的污染物通过植株的吸收富集转移到农产品中,形成质量安全问题。因此,微信“新农人”良好的生产环境选择行为应是远离空气污染区域,包括远离工业区、城市、交通主干道等污染源;不在受到重金属污染的地块种植农产品;不用污水灌溉农作物。微信“新农人”对良好生产环境的选择行为有利于降低农产品受到污染的风险,为农作物提供良好的生长环境。

  (二)生产投入品的安全使用行为

  在产中环节,农药、化肥等投入品的使用是农产品质量安全的关键控制点,学者将生产环节农户的质量安全控制行为描述为投入品的安全使用[10]。微信“新农人”生产投入品的安全使用行为应包括使用低毒、低残留、非高毒和高残留的农药,按照农药使用说明书进行使用,并遵守农药间隔期;使用绿色、有机的化肥,不使用含有大量重金属的化肥,且不过量施用化肥。微信“新农人”对生产投入品的安全使用行为能够有效缓解农产品的农药残留问题,提高农产品源头的质量安全水平。

  (三)良好的采后处理行为

  农产品的生物性使其可以作为微生物生长的载体,因此,农产品成熟后的处理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其质量安全[11]。微信“新农人”良好的采后处理行为包括采用合理的贮藏技术,以保持农产品的鲜活性;为销售的农产品提供包装。微信“新农人”良好的采后处理行为可以提高农产品的保质期,降低农产品的损耗率。

  (四)良好的物流选择行为

  物流公司是物流服务的提供者,不同的物流公司所提供的物流服务的质量与水平不一样,决定了微信“新农人”在选择不同的物流公司时能为消费者提供的物流质量安全控制水平不一致。同时,不同农产品的耐储藏性具有差异性,对物流运输的要求也有所差异。在销售环节,微信“新农人”需要对顾客负责,其良好的物流选择行为包括选择的物流公司提供的运输条件与其所售的农产品所需的运输条件保持一致,并要求物流公司提供损坏赔偿;为顾客提供物流运输信息,包括物流公司名称、快递单号、送达时间等,并为物流过程中农产品的损坏对顾客进行赔偿。微信“新农人”良好的物流选择行为可以降低农产品运输过程中被损坏的概率,并为顾客提供有担保的售后质量安全服务。

  四、微信“新农人”良好质量安全行为的制约因素

  (一)信息不对称

  农产品的生产环节和销售环节存在着不同程度的信息不对称问题。我国农业生产具有小规模的特点,农户数量多、分散,农产品质量安全信息传导机制并未完全建立,因此,对微信“新农人”而言,其掌握着比较完善的农产品质量信息,但消费者掌握的信息有限,消费者在自身掌握的质量信息有限的情况下,只能以市场的平均价格来判断农产品的平均质量,并且由于农产品具有信任品的特征,消费者难以分清质量的高低,因此也只愿意付出平均价格,这就造成了“柠檬市场”的出现,优质的农产品并不能卖出高于平均水平的价格,使得微信“新农人”对实施良好质量安全控制所带来的期望报酬下降,制约了其实施的动力。

  (二)政府监管力度不足

  政府监管对微信“新农人”的质量安全控制行为的影响主要表现为政府出台了相应的法律法规与执行标准对农产品的质量作出要求并负责监管,当农产品出现质量安全问题时政府会采取一定的措施进行惩罚。

  微信“新农人”具有数量多、分散的特点,在政府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存在监管缺失的可能。目前,微信“新农人”是近几年才发展而来的新群体,政府的监管力度较弱,加之监管主体不够明确,当前的法律法规难以对微信“新农人”的质量安全控制行为产生起到有效的监管作用。

  (三)微信平台约束力不强

  微信“新农人”的活动集中于微信这一平台,利用微信的信息技术优势进行农产品传播、销售,进而促成交易。微信平台建立起的以“微店”为主导的官方微商交易平台并不能覆盖以朋友圈、微信群为主要营销阵地的众多微信“新农人”,平台对微信“新农人”的监管也存在一定的纰漏,缺乏完善的认证机制,在社交信息和农产品交易信息混杂在一起的情况下,将监管对象分离出来十分困难,平台对微信“新农人”的约束效果并不明显。同时,就微信平台本身的特征而言,对比其他正式的商品交易平台,其不能为消费者提供完全公开的农产品质量信息,在消费者权益受到损害时难以向微信平台申诉。因此,当微信“新农人”感受不到来自于微信平台的外部压力时,其进行良好质量安全控制的动力也会随之降低。

  五、提高微信“新农人”良好质量安全行为的对策

  (一)完善农产品质量认证制度

  农产品质量认证制度是农产品质量信息传导的重要一环,可以有效缓解信息不对称带来的质量信息失灵情况。当前我国实行的“三品一标”质量认证制度并不完善,实践表明,同一种农产品具有的不同的大小、形状、色泽等形成了农产品内部的质量差异[12],因此还应建立起以农产品质量分级为基础的认证制度。

  完善农产品质量认证制度能够向市场提供真实有效的农产品质量信息,解决农产品市场信息不对称问题,这有助于消费者辨别农产品的质量高低,实现农产品的“优质优价”,进而使得微信“新农人”向市场供给良好的质量安全行为能够获得更高的期望报酬。同时,对微信“新农人”而言,其交易是以社交网络为基础的信任经济,当微信“新农人”获得完善的农产品质量安全认证时,表明其进行了良好的质量安全控制行为,他们获得顾客的信任也会显著提升。

  (二)加强政府引导与监管

  农产品质量安全具有准公共物品的特性,决定了政府应当在其规则制定中发挥主导作用[13]。微信“新农人”的特殊性要求政府不仅要在生产环节加强监管,更要在监管较为薄弱的销售环节加强监管。政府要引导微信“新农人”树立安全生产理念,鼓励其对农产品进行各项质量安全认证,同时加强产地准出环节的监督检验。微信“新农人”的分散性及交易的隐私性使得在销售环节对其进行监管具有难度,但其与物流企业的联系是紧密的,政府应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明确寄、运双方的责任,保障农产品在物流运输过程中的质量安全。同时,微信“新农人”的交易是在微信平台上进行的,政府应确立平台责任制度,完善农产品网络平台交易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

  (三)强化微信平台责任意识

  微信“新农人”质量安全行为的监管离不开微信平台的责任。微信平台为微信“新农人”的交易提供了技术服务、交易场景等[14],微信平台的规章法则决定着微商的交易行为。微信“新农人”与其顾客进行“点对点”的销售是“新零售”背景下一个重要的发展模式,他们所创造的市场价值不容忽视,作为服务的提供商,微信平台应明确自身责任,对微信“新农人”的质量安全控制进行更高程度的约束,通过技术改进,要求微信“新农人”提供生产信息、质量认证信息等,以及在农产品出现质量安全问题时为消费者提供便捷的维权渠道。(基金项目:华南农业大学2017年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项目,项目编号:201710564126)

  参考文献:

  [1]徐家鹏.蔬菜种植户产销环节纵向协作与质量控制研究[D].武汉:华中农业大学,2011.

  [2]曾寅初,全世文.我国农产品的流通与食品安全控制机制分析:基于现实条件、关键环节与公益性特征的视角[J].中国流通经济,2013(5):16-21.

  [3]张小允,李哲敏,肖红利.提高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保障水平探析[J].中国农业科技导报,2018(4):72-78.

  [4]夏永祥,彭巨水.基于供应链视角的农产品质量管理[J].学术月刊,2009(8):84-89.

  [5]韩燕.基于质量安全的农产品供应链建设与优化研究:从供应链上的信息正向传递与逆向追溯角度的解析[J].调研世界,2009(1):24-26.

  [6]Li Zhao,Changwei Wang,Haiying Gu,et al. Market incentive, government regulation and the behavior of pesticide application of vegetable farmers in China[J]. Food Control,2018(85):308-317.

  [7]郭亚楠,胡源坤.我国农产品冷链物流发展现状及对策研究[J].物流工程与管理,2018(2):4-6,14.

  [8]祁南南,桂越,孙航,等.冷鏈农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评价指标的研究[J].洛阳理工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8(2):61-66.

  [9]韩美贵,周应堂.农产品安全供给几个关键问题及对策[J].安徽农业科学,2007(12):3686-3689,3696.

  [10]李阳,安玉发,古川.中国农产品食品安全事件分析及关键控制点定位[J].经济与管理,2013(5):31-35.

  [11]周洁红.农户蔬菜质量安全控制行为及其影响因素分析:基于浙江省396户菜农的实证分析[J].中国农村经济,2006(11):25-34.

  [12]徐超.论农业供给侧改革下农产品质量信息失灵的法律规制[J].农村经济,2018(2):92-98.

  [13]崔彬.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成因与间接规制路径[J].农村经济,2010(8):17-20.

  [14]周辉.微商治理:平台责任与政府监管[J].中国科技论坛,2016(10):26-31.


ad

 

(责任编辑:公众号大全



网站介绍

    八窝网-微信公众账号大全,公众号大全,微信公众号收录,微信公众号推广,公众号吸粉教程

ad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