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账号大全,公众号大全,微信公众号收录,微信公众号推广,公众号吸粉教程
ad
主页 > 公众号大全 >

凤凰多情成仁首页:真假姐姐(原创)

2019-01-08 12:12 来源:八窝网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凤凰多情成仁首页:

  大学毕业后,张莉丹考取了浙江大学的研究生,来到了杭州。一天,她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小集市中看到有个十四五岁穿校服的少年跪在路边乞讨,他的身边竖着一块一人高的牌子,面前放着一只搪瓷碗。來往的行人有的在看那块牌子,有的则将零钱丢在搪瓷碗里。张莉丹是个很有同情心的人,她虽然听说过有人非法控制一些青少年,用编造的内容欺骗民众,让他们四处乞讨,但那少年看上去确实可怜,心想管他真的假的,反正也就丢个一元两元,如果是真的,也算是自己献的一份爱心吧。

  张莉丹走到乞讨少年面前,只见那块牌子上面写着:姐姐身患重病,无钱医治,所以才辍学出来乞讨。牌子上还配着他姐姐的一张大幅照片,照片上的“姐姐”楚楚动人,惹人怜爱。可是当张莉丹仔细一看那张照片后,不禁大吃一惊,一股怒气瞬间冲上了头顶。原来这张照片上的女孩不是别人,竟然就是她自己。张莉丹记得很清楚,那是她读大学时外出实习所备简历中的照片,没想到竟被泄露了信息,还被不怀好意的人利用了。如此看来,这少年完全是在欺骗群众。张莉丹气得拿出手机立刻就要报警,但转念一想,这少年必定是受人控制利用,擒贼先擒王,她决定来个跟踪追击,等发现他们的老巢后再报警,将他们一锅端。

  一直等到黄昏,那少年才收摊。张莉丹悄悄地尾随着他来到了城郊结合部,看着他走进了一个农家小院。过了一会儿,又有几名穿校服的少男少女陆续走了进去。张莉丹知道,这里肯定就是他们的老巢了。她拿出手机正要报警,却发现那个少年又从院里出来了,行色匆匆地往旁边的一条小路走去。张莉丹感到很好奇,按说这些孩子是被人控制着的,回去后就不能再单独出来,那么他这是要去哪里呢?她忍不住又悄悄地跟了上去。

  十几分钟后,少年走进了一个农家出租屋。张莉丹不便再跟进去,就转到了屋子的后面,那里有一扇窗户。她轻轻地走到窗前,只听那少年说:“姐,这是我今天赚的钱,你收好了。”

  接着又听见一个细柔的女声说:“弟弟,你累坏了吧?快去歇着吧,姐给你做饭吃。”

  少年说:“姐,我不累,还是我去做吧。”张莉丹越听越疑惑。这二人以姐弟相称,即使不是真的姐弟,也不像是乞讨团伙里头目和下属的关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时,里面的人不再说话,传出了锅碗瓢盆的碰撞声。张莉丹小心翼翼地露出半张脸往里望去,看到了一个纤弱文静的少女,正坐在桌前编织蒲草。也就在这时,少女把脸侧向了窗外。张莉丹刚想把头缩回去,但刹那间她发现,这少女竟是个盲人。一个盲少女当然不可能是乞讨团伙的头目。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故事?张莉丹决定弄个水落石出。

  第二天,张莉丹估计那少年已外出乞讨后,就来到了那间出租屋。她轻轻地敲门,里面立刻就传来了盲女的声音:“谁?”

  张莉丹说:“噢,我是房东的亲戚,听说你会编织蒲草,想过来参观一下,可以吗?”或许听说是房东的亲戚,而且是个女的,盲女便不再有戒心,很快就把门打开了。张莉丹这才看清,盲女二十来岁的年纪,如果不是一双空洞的眼睛,也算得上是一位美女。盲女热情地将张莉丹让进屋里。张莉丹看到,桌上放着几件蒲草编织的工艺品,非常精致漂亮,不由得赞叹道:“哇,你的手真巧,这些东西真是编得太漂亮了!”盲女见有人夸她的手工艺品,显得很高兴。

  通过交谈,张莉丹了解到,盲女和那个乞讨的少年确实是亲姐弟,姐姐叫蔡琳琳,弟弟叫蔡峻岭。他们的父母都已去世,只剩下姐弟俩相依为命。据蔡琳琳说,由于她眼睛看不见,所以弟弟只好辍学出去打工,赚钱养家。听到这里,张莉丹的心里一怔,试探地问:“琳琳,你知道你弟弟是在做什么工作吗?”

  蔡琳琳说:“他说是在一家市场里替人守摊,唉!小小年纪真是难为他了。”她的脸色忧郁,指了指桌上的蒲草工艺品又说:“等到有一天我的这些东西能够卖钱了,我一定让我弟弟继续去读书。”事情果然如张莉丹所猜测的那样,蔡峻岭在外乞讨是瞒着他姐姐的,目的自然是不想让他姐姐担心。她同时也意识到,如果她现在把真相告诉蔡琳琳,蔡琳琳势必不会再让蔡峻岭出去乞讨,这样,他们姐弟俩也就没了生活来源。因此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解决这姐弟俩的经济问题。其实在张莉丹看来,蔡琳琳编织的这些蒲草工艺品,无论是从外观还是质量上来看,完全可以拿到市场上去出售,但因为她是个盲人,所以不能亲自出去推销。弟弟年纪还小,不懂得这些。所以张莉丹决定帮帮他们。她对蔡琳琳说:“琳琳,我想买两件你编的这种工艺品,拿去给别人看,如果有人喜欢,再介绍他们来买。你看怎么样?”

  蔡琳琳说:“你喜欢就尽管拿。你这是在帮我的忙,我感谢都来不及,不能收你的钱。”尽管如此,张莉丹在选了几件蒲草工艺品后,还是把一百元钱悄悄地放在了蔡琳琳的桌上,以此来表达她的一点心意。

  张莉丹拿着蔡琳琳的作品去跑那些工艺品商店,希望能够在店里寄卖。一开始,那些店主都不同意寄卖。最后她又找到了一家,店主是位年轻女子,在交谈中得知,她和张莉丹是同一所大学的校友,就凭着这一层关系,店主勉强答应寄卖。没想到只过了一天,店主就打电话给张莉丹,说让她把所有的编织品都拿去,而且不用寄卖,她的店直接收购。张莉丹立刻将这一喜讯告诉了蔡琳琳,她也不当“二传手”了,而是把蔡琳琳领到了那家店里,让供需双方直接交易。

  谈完生意出来,蔡琳琳对张莉丹感激得不得了。张莉丹想,既然蔡家姐弟的生活来源已经解决,是时候把真相告诉蔡琳琳了,于是就对蔡琳琳说:“琳琳,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其实你弟弟并没有在市场里替人守摊,他的钱都是乞讨得来的。”

  蔡琳琳大吃一惊,不相信地说:“你……你是说我弟弟在当乞丐?”于是张莉丹就把她见到的情况都告诉了蔡琳琳,并且指出,蔡峻岭其实是被一个诈骗团伙所操纵,名为乞讨,实质却是涉嫌诈骗。蔡琳琳听后,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焦急地央求张莉丹立刻带她去把弟弟拉回家……

  转眼一天又快过去了,蔡峻岭的膝盖虽然跪得又酸又疼,但今天的收获还可以,等把讨来的钱交给头目后,头目会分给他应得的一份,尽管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但至少够他和姐姐生活所需了。当初他和姐姐来到这座城市,发现这里想找活赚钱的人太多了,况且他只是一个孩子,根本就没有机会。就在他走投无路之时,被拉入了这个乞讨团伙,只不过蔡峻岭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别的孩子都必须住在一起便于头目控制,而他一定要回去照顾姐姐。团伙头目为了多一个人乞讨,只得答应了他的条件。

  就在蔡峻岭想得入神时,感觉有一个人走到了他的面前。他以为这又是一个施舍的人,可是等了半天,既没见她往搪瓷碗里丢钱,也没见她走开,就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这女子当然就是张莉丹了。她看着蔡峻岭说:“怎么,你连姐姐都不认识了?”

  蔡峻岭不明白张莉丹的意思,疑惑地说:“你说你是我姐姐,可我怎么不认识你?”

  张莉丹指了指那块牌子说:“这上面不是有我的照片吗,怎么见了面却不肯相认了?”蔡峻岭这才明白过来,难怪感觉有些面熟,原来竟是照片上的人,这么一来,所有的谎言都将被揭穿,他也会因为诈骗而被人扭送到派出所去。惊慌失措的蔡峻岭连牌子和搪瓷碗也顾不得要了,站起身就想逃,可是一转身,差点撞在一个人的身上,定睛一看,不禁惊叫道:“姐,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蔡琳琳说:“弟弟,我什么都知道了。这位姐姐是个好人,她是来帮助我们的。”蔡峻岭愣住了,半晌,才像是回过神来,说:“姐,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做。”接着就委屈地大哭了起来。张莉丹和蔡琳琳都没有劝阻他,而是任由他尽情地宣泄。她们都知道,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后来,在张莉丹的帮助下,蔡峻岭脱离了乞讨团伙,姐弟俩过上了靠诚实劳动换来的平凡生活。而那个乞讨团伙的其他成员,则都被有关部门遣送回了原籍。

  〔特约编辑 缪 丹〕


ad

 

(责任编辑:公众号大全



网站介绍

    八窝网-微信公众账号大全,公众号大全,微信公众号收录,微信公众号推广,公众号吸粉教程

ad
ad